偷得浮生半日闲

命里缺靳

【不务正业系列】糖葫芦教你如何1个月内和雅思迅速分手

美人赠我糖葫芦:

在我2017年的年度计划里,其中一项是要和雅思分手。当然这一项也被写在本人2015年和2016年的年度计划里,我没有完成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懒,而是我非常十分极其地讨厌英语,考完四六级之后,除了读文献之外,大概有六七年没正经学过英语了。


无奈临时有安排,必须在18年3月份前拿到雅思成绩。当时是17年10月下旬,于是急急忙忙报名考试,笔试时间是12月9日,口试提前了3天。刨去中间开会和各种不想动弹的日子,满打满算复习了一个月吧。因为外方的成绩要求是6.5,所以最后能有这个成绩我真的要感谢风感谢雨感谢命运让你我相遇了。




写这篇算是给关注Lo主的小伙伴们发个小福利。当然我知道关注我的朋友们卧虎藏龙,英语比我好的海了去了,这篇是为了那些和我一样苦逼学英语的朋友们写的,欢迎大神们在评论里留下自己的学习经验和考试技巧,给你们比心。


先说说我自己的英语水平。非常典型的中国考生,听力和阅读都过得去,但是口语和作文实在要了我的命。四六级大概花光了我所有的人品,都是600多过的,导致我产生了莫名的自信,趁着热乎劲儿去裸考了两次托福和一次雅思,成绩都惨不忍睹,有这钱我能吃多少顿海底捞小龙坎啊。所以,雅思的成绩不仅和语言能力相关,还跟考试技巧和临场发挥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不是真正的大神,一定要多买几面镜子照照自己,练习!练习!练习!




我有上过托福的培训班,老师们除了讲段子和吹牛B之外一般就带着做做真题,当然肯定也有认真负责的老师,但我在这种培训班上课的效果不好,所以这次备考就没报班(主要是因为穷,嗯)。比较自律的朋友完全可以自己复习,网上备考资料满天飞,再不济问考过的同学拷一份也行。懒癌重症患者可以报班,好歹能图个乐呵,还能被逼着刷真题。


-----------------------------------------------------------------------------------------------


下面开始进入正题。


1.备考资料:


我的备考资料除了剑桥4-12是淘宝买的之外,其他都是从各个网盘还有小站雅思下载的。



  • 小站雅思注册账号即可下载,网站会打回访电话,拉黑他们就好。上面有雅思考试的介绍、机经真题和预测题。第一次考的朋友要看看雅思考试的介绍,跟国内的英语考试有挺大区别的,熟悉流程可以做到心中不慌。刷完剑桥之后可以练练上面的机经真题,当然没时间还是刷剑桥为主。因为雅思考试是每个季度换题的,实在耐不住勤劳机智的中国人民的折腾,所以预测题命中还挺准确的,听力和阅读的预测不用看,口语和作文可以适当看看。我这次考试就中了口语的part2。


  • 各大网盘:去冲个那啥的超级会员吧,朋友们,不然下资料下到你哭。找个网盘搜索,输关键词就可以。


  • 剑4-12:买吧,做吧。这是最紧要的。一个月的时间非常紧张,其实我别的资料也没仔细看,主要就是把剑桥刷了一遍。



2.听力篇:



  • 练听力的时候一定要坚持把4个section都听完再去对答案。总结什么的我相信你们都会的。归纳一下自己最不擅长的题型,做针对性练习。数字、价格、地址、人名等要特别注意。不熟悉的单词或者知道意思但没听出来的单词重点记忆。


  • 没有听懂的迅速跳过,不要纠结。平时训练中就要这样做,你考试时什么样,平时练习就什么样,不要放松,不然你会发现平时练习分明很轻松,考试成绩一塌糊涂。我考的时候就遇到了地图题,读得飞快,五个题目中我只能确认两个,全凭直觉选的其它选项,最后也没有错得很惨烈。做听力千万不能纠结,一纠结绝对完蛋,而且现在雅思听力越来越快,越来越不按套路来。我这场考试其实有原文的机经,但人家非常鸡贼地改了题目和选项,所以练过和没练过区别不大。千万别抱侥幸心理,雅思爸爸会让你哭的。


  • 基础不是太差的同学可以在平时倍速练习,我都是调成1.25倍左右。Mac上用MPlayerX,Windows用微软自带播放器就行。我一般是先1.25倍速听完,对答案,不看原文,然后再用1倍速听第二遍,最后选错的最多的那一篇进行跟读练习。当然时间充裕的话你可以做得更细致,时间有限这样也差不多了。


  • 除了真题之外,我还练了下王陆语料库。她的微博上有语料库的练习方法。时间紧张就不用练,主要还是扫一眼,看看听力的词伙之类的。我听写了两遍,感觉还是有一点提高的。


  • 单词的问题。其实有时候你听不懂不是因为你没学过这个单词,而是你没听出来。单词都是越早背越好,可以在真题中总结,这样效率高。


  • 最后是听力答案是否一定要大写的问题。我当时是大写了,但我舍友跟我同一场考试,她没大写,最后也是8分,所以这个不影响。实在担心的话就大写吧。



3.阅读篇:



  • 一直以来阅读都是大家最稳的一项,但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千万不要对阅读掉以轻心。我这场考试的前两篇阅读都是普通难度,照我的速度30分钟解决战斗,最后30分钟我就懵了,第三篇阅读什么鬼简直让我怀疑人生。我读了两遍文章,完全找不到定位词和同义词,全都只能靠蒙。好在我本来做阅读的习惯就是从头到尾读下来的,所以文章脉络和大意都还能理解,当时坐我旁边的男生大概是用培训班老师教的先读题目再找定位词的方法,我听到他一直在把卷子翻来翻去,那个苦逼。所以我个人觉得,如果你跟我一样喜欢把文章先通读一遍再去做题也没关系,不用非得按照什么考试技巧来,用你最熟悉的方法,才能发挥出你最高的水平。


  • 阅读中最难的一般是判断题。可以参考某乎上的这个回答,仔细体会,我就是照这个方法去练的,效果还不错。做这种题千万不能想当然或者凭经验,一定要在原文中找到对应的部分,按照逻辑分析,该选什么选什么,哪怕你心里想的是:WTF,这也可以?


  • 要特别注意阅读的60分钟是包含了最后写答题卡的时间,因此至少要预留出5分钟抄写答题卡,不然会很苦逼。


  • 阅读我只做了剑桥,没有任何其他的练习。我觉得剑桥真的已经足够了。


  • 最后说一句,阅读里肯定有你不认识的单词,一篇阅读的单词你全会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请记住高中老师的殷殷嘱托:联系上下文啊朋友。我的阅读一直不差,主要是心态好。



4.作文篇:



  • 作文分不高,因为我大作文离题了。作文的第一要义就是:千万扣题!让写啥写啥。让你写原因不要写成结果,否则5分等着你(血泪教训)。此外水平不够就别花里胡哨地搞高级词伙了,咱们朴素点写耳熟能详的单词就够了,重点是语法别错,没有把握少写从句。用用连接词串一下逻辑就好了。


  • 因为实在没有时间,我一篇完整的都没写,就看了下慎小嶷的那本10天,背了下里面的常见短语。小姨的书适合没有雅思经验的同学快速上手,看一遍大概把小作文和大作文的结构理清就好。我是作文一向很烂的人,如果你跟我一样作文不好,一定要自己动手练练真题,不然你会跟我一样苦逼地在考场上写一句擦一句……


  • 要不要背模板见仁见智。雅思考试的作文是很有规范性的,熟悉套路就行,剩下的就是多积累一些词伙,不要每次上去都套话。我作文分低,就不瞎逼逼了。



5.口语篇:



  • 口语我也不高,但有6分满足了,毕竟我一百年也不开口说一句英语。练口语我用的是雅思哥的APP,对着每个季度的预测题练,不录音你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风味的英语。可以参考其他用户的练习写你自己的模板,每天练四五个topic,其实不用准备太长,考官不会让你说那么久的。


  • 紧张在所难免,反正我进去就有点舌头打结,考官态度一般比较温和,所以不用过分紧张。整个过程很快的,我是能说多少是多少,犯了N 多语法错误。看到自己准备到的题目也不要过分窃喜,考官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一下子就能看出你是不是在背模板,所以悠着点,顺其自然更好。



6.日常练习:


大概是下面这样,但其实我都没有很严格完成任务,完成个70%就算不错了。总之计划还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就完成了呢?






7.其他:



  • 网盘搜索,戳这里


  • 你懂的大礼包,戳这里。密码:kp7b



逼逼完了!希望大家都能在考试涨价前和雅思顺利分手! 



vissil:

挪威的峡湾 挪威的森林

冰川侵蚀高原,海水涌入深谷,这冰河时期的遗迹,便是久负盛名的峡湾。

峡湾是挪威具象的符号。温和朗润的气候和丰沛的冰川融水共同捧出覆在地表毛茸茸的新绿;瀑布随意从山间跌落,水流奏出短暂的雄浑之音,便投入宁静的海水;白云掩映日光,落在地面的光影霎时变幻;海鸥个个拥有丰盈的体态,却轻盈地随着游船飞行,不知是不是人类装点了它们眼中的风景;针叶森林错落分布于草地和苔原雪线之间,并无想象中的茂密幽远。

挪威的森林,原来从不曾是我们想象的样子,它真的只是书中的意象,曲中的谐语。原来它就是我们想象中的样子,无法翻译,无法定义,却美好得出奇。

幸运的是,森林总会在那里,无论迷失,还是相逢。

感谢浣太!@潇洒的胡椒面君 
楼总超级可爱了!

王凯让我成为更好的宝 有幸去了生日会现场 见过不知多少次的演员王凯又给我带来很多的惊喜 更加爱你❤️

谦金:

刚才去看王凯生日会的视频了,听到《一路上有你》。
“也许轮回里早已注定,今生就该我还给你。”

他唱第一句我就开始哭,一直哭完整首,感觉自己像林黛玉似的,来还眼泪了。哭完决定自己应该来写这些话。因为我终于想起来了,这么多年,我为什么不追星。

我不接机送机(当然我凯也不喜欢这样),没有亲眼见过偶像,甚至有些怕见他们。宋之问说,这是近乡情更怯。琦殿在公众号里提过她朋友的这种情况:

『我喜欢偶像可能很畸形,我发现自己不想要拥抱签名,也不想去参加见面会,不想以崇拜者的姿态打个照面就跑,我就想等到有一天,认识他,要么和他做朋友,要么和他有工作关系,我是不是疯了?』

琦殿说不是,当然不是。
我也觉得不是。抱歉我现在语无伦次,觉得自己形容不好,还是再引用琦殿的话吧。

『为什么从未和你提起,为什么没有索求没有追询,为什么没有兴奋得大呼小叫左右颠倒。

因为你对我来说,不是触摸不到的梦境,而是我理想人生的一个投影。我想让我的理想,骄傲一点。

如果我当时挤在人群中疯狂叫你女神看我一眼给我签个名,你就算对我有印象,就算认识了我,也只是低下头,看到一个可爱忐忑的小粉丝而已。

但现在,你抬起眼,你看到我,你询问我的名字,你知道我是谁,你来找我,我来找你,我们站在一起了。

你闪耀过我的,我也努力地,明亮给了你看。

我没有成为和你一样的人,我是在走向你的路上,成为了我自己。』

我希望自己变棒一点,再棒一点,直到有一天可以足够优秀,平等地站在你面前,大方地告诉你:嘿,我很喜欢你。而你,也知道我的名字。
你也因为我是你的粉丝而开心,而骄傲,就像我因为喜欢着你而暗暗开心一样。
不仅仅是现在这样,我仰望着你。

『偶像是什么呢,根本就不是国民老公大众情人天皇巨星宅男女神。

偶像存在于我要去的地方,是我要并肩的那个对象,是我梦想生命的剧透,是可以拉着我去远方的人。

这个世界创造了我,不是要我终生在角落里花痴什么对象的。就因为我这样地仰望过你,才不能抱着求得仅仅一份签名合影握手拥抱来作为那份喜爱的证明。

我希望他也喜欢我,欣赏我,敬佩我,喜欢我的长相,欣赏我的才华,敬佩我的能力。

没问题,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赚钱打扮,苦练武艺,进入他的圈子,走到他的面前,然后用你的长相,用你的才华,用你的能力,用你一切的牛逼之处,让他看见你,看见你。

你看见了吗,现在的我有多好,当初的我,对你就有多喜欢。

我想成为更好的人,因为在我追逐的路上,你冲我伸出了手,我想跟上你的步伐。

偶像之所以有光环,不只是因为有万万千千的人爱着他,更因为有万万千千的人因为他在努力,在将自己磨砺得更优秀,期待着与他并肩。

中括号里的文字引用自琦殿,公众号全文如下,真心推荐大家看一下。

http://mp.weixin.qq.com/s/IMMB9NfnaWst0ox9U8uakQ

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谭赵】讲一个夏天和他们的故事

太好看了吧 我爆哭

我真的是没朋友的黑米馒头:

讲一个夏天和他们的故事






夏日大作战系列联文


夏日大作战楼诚小分队


 


谢谢你们带我玩!!






cp:谭宗明×赵启平


 


私设如山


 


虽然想讲的是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但没啥故事性


 


 


大概就是一个:谭总和赵医生顺路旅了个游虽然没夏天什么事但我要强行点题的故事


 


 


 


 


0.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1.


 


 


赵启平和谭宗明分手有一年多了。


这一年赵启平没少在电视里杂志上看见谭宗明,看上去这一年里这位大鳄比从前要努力工作很多,单是看他的脸,都能看出他比以前瘦了很多。


但不管怎么看,谭宗明还是谭宗明,从未改变过什么。


赵启平也买了几本以谭宗明做封面的杂志,跟他的精神腐蚀漫画堆在一起,买了就买了,也没怎么看几眼。


从前谭宗明真人在他面前的时候赵启平就总觉得他们其实离得很远,他们之间总隔着很多难以平衡的东西,现在谭宗明还在电视里杂志上,还不是真人。


更何况他们又不只隔着屏幕和书页。


赵启平叹一口气。


太远了。


 


和谭宗明分手一年后的这个夏天,赵启平休了个小长假,打算趁着这个时候去外地玩玩,放松一下。


赵启平去了贵州。


 


很久以前他就觊觎贵州美食,虽然从小在上海长大,但赵启平就是偏爱那些浓油赤酱酸的辣的食物。某次季白从西南去上海办事,给赵启平做了一份糟辣带鱼,更是让赵启平对贵州的美食产生死心塌地的念想。


可惜谭宗明不爱吃辣的,也不能吃辣的,一吃辣的就会胃痛好几天,赵启平也就跟着谭宗明一起忌口。


现在他们已经分手,赵启平决定这次要把这些美食尝个遍。


 


 


在飞机上,赵启平身边坐了个女生,看上去年龄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见到赵启平这么一个大帅哥有点小兴奋。


路程不长,近两个半小时,要睡也睡不了什么,于是赵启平和小姑娘三两句话就聊起来。


小姑娘本人就是贵州的,刚高考完,家里人终于允许她自己出门玩,她就自己去江沪浙一带玩了一圈,玩了一个多月,还是想家了。


赵启平说自己是医生,放个小长假赶紧往外地跑,生怕被院长逮着又回去加班。


两人都笑起来。


贵阳龙洞堡机场的时候在下雨。


赵启平看窗外,喃喃一句,“在下雨啊......”


“对啊,亚热带季风嘛,雨热同期,而且最近沿海不是刮台风嘛,”小姑娘越过赵启平往窗外看了看,又打量一下赵启平的短袖T恤,“不过贵阳不热,一下雨就冷,哪个季节都这样。”


赵启平也看看自己身上的短袖T恤,并不在意。


“没事儿,凉快嘛。”


 


赵启平带的东西不多,就一个小行李箱,一个双肩包,连托运都不用。


女孩跟赵启平道别,去找接她的家人。


赵启平没有人接,一个人去找出租车。


放行李的时候赵启平下意识抬眼看了一下周围,晃眼好像看见谭宗明。


他楞了一下,差点被后备箱盖夹到手。


坐上车的时候赵启平又往之前的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看见谭宗明。


谭宗明当然不会在这里。


 


他肯定在上海。


热死他。


哼。


 


 


2.


 


 


第二天早晨也在下雨。


冷倒是不至于,就是吹风的时候有些凉。


这天赵启平敞开肚子,从酒店楼下开始,一路吃着走。


从拥挤的小店里一碗牛肉粉,到街边小贩的炸洋芋豆腐果,再到另一家卖的肠旺面——赵启平吃得痛快极了,有时候被辣得狠了,眼眶都有些胀。


一路吃到市中心,赵启平吃得有些撑,也走得有些累。


赵启平坐在市中心路边的长椅上休息,手里捏一瓶冰水,看周围热闹的街道。


挺好的,吵吵嚷嚷。


谁和谁都没关系。


 


快下午的时候雨停下来,出太阳了。


赵启平在外面走了一整天,在地下通道有些乱的各式小店间走错无数次出口,他本人又不知道在倔些什么,硬是要走回酒店。


虽然贵阳下雨了凉,但毕竟是夏天,太阳晒着还是有些热,赵启平走得满头大汗。


回去以后天都黑了。


他躺在酒店的床上,仔仔细细回想这一天。


他想这样的时候,他竟然是一个人,太可惜了。


也不知道谭宗明会不会喜欢这里。


赵启平翻一个身,兀自笑起来。


不会的。


谭宗明连吃的都不会喜欢。


 


 


赵启平觉得贵阳的夏天有点和当地不符的温柔。


夏天的时候,乌云厚厚地压在天上,太阳也不得露脸。


偶尔兜不住,便会有雨水阵阵下起来。


哪里都是湿的,风吹过来还有些凉。


一点也没有夏天的样子。


等雨下完了乌云就会薄一点,阳光就照下来,也不燥热,随随便便懒懒散散地把地上的水汽蒸发掉,随随便便懒懒散散地热一热,然后过一会又悠悠趟进乌云里头去。


 


他在这样的天气里想到温温柔柔的谭宗明。


 


 


其实他还是很喜欢谭宗明的。


一年多的时间,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赵启平算是弄清楚了。


他和谭宗明的不同之处太多,又都不愿意妥协为对方稍作改变,总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差别是必要的。


但差别的本质终归是分歧,分歧产生对立,等到两个人都发现问题在哪里的时候对立已经成为绝对的,没办法,只能各退一步。


哪晓得各退一步就是天堑万丈,就是山海千重。


 


赵启平最后还是从谭宗明的别墅里搬回自己的小公寓。


谭宗明最后还是把给赵启平买的巧克力都分发给其他人。


他们又成了孤身一人。


 


一开始赵启平总觉得挺好的,再无约束。


他可以不用担心深夜急救电话会不会吵到谁,可以不用顾忌谁的口味放开吃辣,可以不用费尽心思把浓缩咖啡换成白水和温牛奶。


可这些琐事在一年的时间里都变得不再麻烦,更不会让谁为难。


这又算什么呢?


爱意早就让赵启平妥协许多。


桎梏不再是桎梏,分歧变为他所想念的谭宗明的点点滴滴。


他还是很喜欢谭宗明的。


 


 


赵启平翻出手机,他没有删掉谭宗明的联系方式。


他有一种冲动,有些想给谭宗明打个电话,想听他的声音,想问他最近好不好。


他还是很喜欢谭宗明的。


 


 


天黑以后又开始下雨。


赵启平手机明明暗暗几次,最后还是被放在一边。


 


晚上还是有点凉。


 


 


3.


 


 


谭宗明这天看见赵启平了。


他真的在这里。


 


 


前一天谭宗明翘班,把所有事全部推给安迪,毫无准备,随便收拾点东西就一个人坐上飞机飞往贵阳,所有行动全凭脑内的一念冲动,一点计划也没有。


他没带伞,到贵阳的时候外面在下大雨,于是他在机场等了一个小时,顺便叫人帮他安排一下住处和司机。


一个小时后雨稍微小一点,安排的车也到了。


谭宗明走出去,刚准备上车,侧过脸一看就看见赵启平拎着行李往出租车里放。


那个时候谭宗明心跳突然快起来,他坐进车里,没叫走,一直等到赵启平坐的那辆出租车开过才吩咐司机跟着那辆车。


他也住进赵启平在的这家酒店。


他不知道赵启平住的是哪一间,也没打算找。


 


 


第二天谭宗明中午才起,换好休闲装,买了把伞慢慢晃荡到市中心。


听说那里有一条小吃街。


赵启平喜欢吃辣的,但因为谭宗明不吃,干脆也跟着不吃。


谭宗明记得赵启平听季白说起贵州美食的时候眼睛里亮晶晶的,又有点小可惜的情绪在里头。


他本打算哪天带着赵启平去吃黔菜,却不想赵启平直接拒绝。


赵启平说,一个人吃多没意思。


 


谭宗明从小吃街出来的时候远远看见赵启平坐在长椅上喝冰水,嘴唇红扑扑的,眼眶都有些红,大概是辣狠了。


谭宗明下意识捂住自己隐隐作痛的胃。


一个人吃真他妈没意思。


 


在之后谭宗明就跟着赵启平一路逛。


赵启平走错他就跟着走错,赵启平绕路他就跟着绕路,正好消化消化。


回到酒店的时候谭宗明背后的汗干了几道,他觉得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赵启平这家伙死倔,明明自己也走不动了,就是不打车。


谭宗明觉得这次来贵阳,又得瘦。


晒自己了一个下午,谭宗明觉得自己还得黑。


 


 


刚跟赵启平分手那会谭宗明睡得不安稳。


他觉得那是自己作。


和赵启平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被电话吵醒,自己还是照样睡得安稳,还能趁小赵医生的乱亲他几口。


动作灵活,动机不纯。


分手以后谭宗明反而睡不着,尤其是夏天。


一个人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或者一动不动,就是睡不着,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过去了,往身边一搂搂住被子,又醒了,安安静静躺在床上挺尸吧,又热。


干脆就工作吧。


这一整年晟煊简直是丰收。


毕竟老板都那么努力工作创收,员工们更是出功出力。


安迪被员工们的热情呛得直翻白眼,白眼直直对准谭宗明。


 


其实谭宗明只是想赵启平了。


 


 


天黑以后又下起雨,谭宗明站在酒店房间的窗前,盯着窗外被雨淋湿的城市看。


他和赵启平在同一个地方,他们有同样的景色。


谭宗明想赵启平了。


这里虽然是夏天,但下起雨来,吹风的时候还是有点凉的。


谭宗明想到白天时看见赵启平薄薄的身板,总觉得风吹过去赵启平整个身子都是凉的。


也不知道他衣服会不会太薄了。


 


也不知道赵启平会不会想谭宗明。


 


 


4.


 


 


第三天赵启平早早就起来了。


他的酒店里黔灵山后门很近,他打算去黔灵山看猴子。


路面都是湿的,前一晚下雨下得挺大,还打雷了。


早晨的空气非常新鲜,结伴锻炼的老人们从赵启平身边走过,赵启平一一路过那些练太极的老年人,时不时停下来饶有兴趣地看几眼。


其实这样不错。


说不定他老了,也想这样呢?


 


早晨的黔灵山很安静,清亮鸟鸣从很远的地方穿过树林传到赵启平耳朵里,风阵阵吹来,把停在树叶上的露水雨水吹落,于是台阶间又纷纷扬扬下起雨。


赵启平慢慢往上山走,他买了瓶矿泉水拿着,没走多远就看见猴子了。


 


猴子们都很有灵性,看见人也不躲,大摇大摆地拿走人们手里的水和食物,坐在路边就吃起来。


赵启平的那瓶水也没能逃过一劫。


那只猴子停在他面前,直起身子就抓住赵启平手里的水,赵启平吓了一跳,赶紧松手把水递给面前这小祖宗。


 


 


时值夏季,不过贵阳这点好,太阳没晒到的地方都不算热,有风吹过来还是凉的,空气是流动的。


这个点还没开始热,周围的树木叶子深绿浅绿层层叠叠,未散的雾气缭绕山间,所有颜色都鲜艳分明,看过去生机一片。


赵启平忙着给周围的景色照相,一时不察,脚下一个台阶踩空就一屁股坐下去。


有人挡了一下,赵启平才没有往楼体外的山坡滚下去。


赵启平觉得自己尾椎骨都快断了,手掌蹭在地下蹭破了皮,衣服也被一地污水弄得湿漉漉脏兮兮。


一时间没人来扶赵启平。


赵启平觉得这很正常,毕竟他现在这样,自己都嫌。


然后就有人把他从地下架着手臂提起来了。


 


“谢谢——”


 


赵启平眼睛都直了。


怕不是自己摔这么一下摔疯了吧?


 


谭宗明伸手擦掉赵启平脸上的泥点,看赵启平还在发愣,就顺手掐了掐他的脸。


“想什么呢?”


赵启平终于回过神来,动动嘴唇,良久才说出一句话。


 


“我操。”


 


 


谭宗明这天起得比前一天早一点。


酒店后面是黔灵山,于是谭宗明决定跑去看猴子。


说不定遇上赵启平了呢?


于是他真的遇上赵启平了。


赵启平走得慢,时不时停下来看大爷大妈们打打太极,掏出手机照几张相。


上山以后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的水被猴子抢走,小赵医生被吓了一跳,头毛也跟着抖三抖。


谭宗明觉得好玩,站在赵启平身后无声地笑。


然后谭宗明的水也被抢了。


 


赵启平踩空的时候谭宗明只来得及伸手挡一下让他不要摔歪了。


结果小赵医生一屁股坐地下,老半天不起来。


看样子是被摔懵了。


 


总不能让他坐在路中间挡路吧。


于是谭宗明就走过去把他提起来了。


瘦了,轻这么多。


 


 


赵启平发现自己手还在谭宗明手里抓着,赶紧就想把手收回去,却不想谭宗明用劲握住,弄得赵启平手也没收回去,还扯着伤口痛得龇牙咧嘴。


谭宗明低头给赵启平吹了吹。


“回酒店换身衣服上点药?”


赵启平又试图把手收回去。


“啊......我自己回去就行,我们酒店应该不是一家。”


谭宗明干脆直接揽上赵启平的腰。


 


管他想不想见自己呢,反正都碰上了。


不能让他再走了。


再也不要放手了。


 


谭宗明带着赵启平往前走,体温穿过衣料直直烧上赵启平的脊背。


赵启平脸都开始发烫。


他暗暗骂自己不争气。


谭宗明看赵启平耳尖红了,便起了坏心思,伸手摸摸赵启平的脸。


“发烧了?”


“没有!”谭宗明话音未落赵启平就飞快答话,“是——太热了!这不是夏天嘛,热......”


 


谭宗明忍不住,低低笑起来,把赵启平搂得更紧。


 


“走吧,送你回酒店,我俩一路的。”


 


 


5.


 


 


所爱隔山海,山海——


 


不不不。


他们顺路。


 


 


全文完


 


2017.8.3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哎天天待家里,外面天天下雨


夏天嘛,当然是来贵州玩好玩啦


来吧来吧来贵州玩吧


有好吃的好玩的还超级凉快!


这只是首歌


 


整篇文重写了四五遍


于是又丧起来




发的定时


上完课看评论


 


写的不好,谢谢各位宝贝们带我玩!!!


 


也谢谢各位看到这里的你们!


 


 



[伪装者][楼诚] 绝望的浪漫主义

恋爱脑与乌托邦:

一九七八年,明楼回上海做手术。


在这次手术之前,他已经动过三次刀子,其中有一次异常凶险,他在南京老虎桥监狱被提出,迁到扬州一家普通的地区医院,在零下七八摄氏度里,切掉了三分之一个肝脏,铺盖还是锦云在上海的故友的孩子帮他收拾的。他年轻的时候出生入死,老了也出生入死,什么都不能打败他,人不能,天也不能。


人刚强到这样的地步,已经不合情理。他下了火车,逢暴雨。“人生七十鬼为邻”,可他神色严峻,手提雨伞,不颓不屈。



他无家可回————明家旧宅早就拆的只剩砖瓦。就算是屋檐囫囵,对明楼其实根本没意义。家这个概念,在几十年前就被消解了。以前在法国读书的时候,明诚喜欢象征主义的诗,总是随身带着一本《敦请远游》:这几乎是一语成谶了,他们真的一生都在远游,始终无家可回。


反右运动开始之前,明楼在北京短暂的工作了一年多,重拾旧业,在学校里做经济相关的研究,明诚则留在上海市政府工作。那时候来不及想念,新生活刚刚铺开一个桌角的风光,他们都是要做事的人。最后一次见面,是明诚来北京开会,明楼带着他在学校食堂吃了一顿饭。对方衣冠楚楚,从自己的碗里抢走一只水饺,神情亲昵又得意,一把年纪笑得像个孩子,春光明媚,前途无量。


后来风向就变了,明楼的履历,怎么撇清都没用,罪案罄竹难书。他从那个时刻开始,就失掉了明诚的消息。十几年来。他曾经怀疑对方是不是不在了,但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不绝望。他在监狱里受折磨,又担心两个弟弟。一开始他还是居高临下的护雏心多一些,后来得知明台在南荒病故的消息,这就成了他生命里最根深蒂固又命悬一线的意志,只盼明诚命硬,盼他韬光养晦,盼他少受罪————明诚是他跟这个世界仅剩的唯一联系。



回到上海后,明楼先去医院办了手续,签字画押,然后去了上海市政档案处,他要查明诚的生死。


资料室都是年轻人,见明楼威严,就让他坐,给他端了茶,说档案不是随便调阅的,要上面开条子。


明楼记得这栋房子,以前他在上海的时候,这里是个有名的地方。那时候香港沦陷,从香港撤退的左翼文人很多来了上海,其中有些他的朋友。明楼不能把人领回家,就让明诚租了这个地方,方便大家论事。他记得明诚把这个三层的楼叫“流孤堂”,取“流水绕孤村”的意思。明诚那时候还是少年,总跟在自己身边,像初升太阳。衰老之后记忆如迷宫,但是人是清楚的,明楼知道明诚就在这记忆里面。


明楼说我不翻档案,就问个人。



明诚当年在上海市信托局,职位不低,打听起来容易。明楼被请进了一间办公室,听了一个故事。


故事其实很不完整,掐头去尾也就只有一年多的事情。明诚曾在一九五九年五月只身北上,但那时候明楼已经在押去南京的途中,他只好又返回来。但回来之后情况更恶劣,他跟明楼的关系,断骨连筋,脱不了干系。转过来八月,他还能在批斗会上说一些话。可到了九月,吉普车直接开进信托局,把人押走了。然后就是搜查,翻箱倒柜,明诚写过的东西,包括他的日记,闲着无事翻译的诗稿,全部搜走。


之后就没人见过他,据说关了一些年,后来又被提出来审,明诚太硬,审的过程里对他使了很多残忍手段,只是要他写一点明楼的揭发材料,可明诚一直到死,一个字都没写。



明楼很平静,他带着金丝眼镜,穿着干净的中山装,沉默了一两分钟后问,他有没有留下东西?


对方出去了半个多钟头,回来时递给明楼一个信封,信封里有一枚钥匙。说是明诚生前穿的衣服口袋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枚钥匙,可没人知道这钥匙能开哪个箱子。


明楼又问,知道他埋在哪里吗。那人摇摇头,只说应该在某一处公墓。但是坟场这么多,时间太久,管理又乱,是真的找不到了。


明楼还是道了谢,捏了那枚钥匙,孤立无援,慢慢的走下楼去。有人接他去医院,他想了想,随波逐流,也就是这样了。


生死大限终究是无法跨过的,他从冰天雪地里活过来,刀枪棍棒下活过来,侮辱践踏里活过来,可他终于丢了最后的力气。


那晚的手术不成功,他甚至没留下一句话,仿佛剑入大海,终无痕迹。


治丧委员会收拾明楼遗物的时候,捡了那枚钥匙。有人认出那是汇丰银行的保险柜钥匙,他们如获至宝,轮番尝试,终于找到了那个保险箱,可箱子里无金银,只有一幅画。他们拆了画框,里面没有夹着信,也没有夹什么书稿文字,于是很失望。


只是一幅画而已,小笔小触,层次感弱,色彩明艳。画里有树林,树边有房子,看上去只是千万年时间洪流里,最普通的一个地方。